中国财经新闻网,欢迎您的光临!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汇>正文

日本“安倍经济学”:近喜难消远忧

2017-12-28 来源:中国财经新闻网

中国财经新闻网讯:

  2017年,在全球经济复苏的推动下,内需疲弱而仰仗外需的日本经济实现了稳健增长。这一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迎来了执政第5个年头,得益于在野党选前分裂、半岛局势紧张助长日本民众求稳心理等因素,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在提前举行的大选中获胜,保持了国内国际政策的延续性,而政策效力已经大为弱化的“安倍经济学”,也由此获得了进行调整的时间。

  2017年是安倍执政的第5个年头,日本经济在全球经济稳健增长的拉动下,实现了长达七个季度的连续正增长。从统计数字看,日本经济对全球需求的依赖更加严重,而国内消费乏力、投资不振的局面还未得到明显改观。

  日本内阁府12月8日曾大幅上调2017年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根据日本内阁府当天发布的数据,经季节性调整后,第三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2.5%,较之前公布的增长1.4%的初值有较大幅度上调。此外,日本央行15日发布的12月份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日银短观)显示,受外需旺盛等因素影响,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上升3点至25点,为自2006年12月以来新高。

  对日本股市投资者来说,今年绝对是个丰年。截至12月22日,东京股市日经225指数收于22902.76点,年内涨幅接近17%。《日本经济新闻》网站称,日本股民将今年的年度汉字确定为“升”,排在第二和第三位的是“上”和“高”,而2016年的年度汉字则是“乱”。

  分析认为,日本企业业绩持续改善,股价呈上升趋势,但很大程度上依靠世界经济回暖这一外因支撑,而内需增长动力中最重要的个人消费开支依然低迷。比如,第三季度日本内需表现仍为低迷,当季日本个人消费环比下降了0.5%。由于对日本国内市场前景不抱期待,目前日本企业对投资和加薪都持谨慎态度。

  有分析指出,这一年,“安倍经济学”似乎成为救市乏术的“学说”。当初,货币宽松政策、灵活财政政策和投资发展战略是“安倍经济学”引以为傲的“三支箭”,而如今,安倍政府即便左右开弓,也难中提振经济之靶。社会保障支出膨胀、潜在经济增长率走低、中央政府债台高筑……深刻变化的日本经济盘子亟须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但结构性改革的缺位,使日本经济无法产生内生性增长动力。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和法国外贸银行经济学家康平岩原曾共同撰文指出,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赢得众议院选举,主要得益于日本经济临时出现复苏趋势。但若没有重大结构性改革提高生产率,日本经济长期前景依然黯淡。

  在他们看来,日本经济的长期趋势显然不容乐观。即使政府推动入境游客数量达到翻番的宏大目标,但这一数字对日本经济的贡献度依然有限。日本经济长期增长的关键,是被安倍经济学遗忘的“第三支箭”,即结构性改革。与此同时,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财政刺激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正在失去效力。

  此外,安倍经济学的另一个缺陷是放松调控不够。日本经济以严格管制闻名,市场竞争有限,而这一点在安倍经济学推出后并未得到太大改变。市场的高度管制,尤其是对专业服务、电信和能源领域的管制提高了市场准入壁垒,不仅限制投资,还损害了竞争力。由于日本的劳动人口不断老化、减少,放松调控以提高潜在增长率显得更加重要。

  《日本经济新闻》的一篇文章认为,日本政府通过第二届安倍政府的第五次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和增长战略。以管理改革等为武器的增长引擎处于不完全运转状态,政府提出的“最优先重视经济”的招牌已开始模糊。

  税改之年货币政策或转向

  2018年,凭借今年大选胜利打下的强大执政基础,安倍有望连任自民党总裁,这意味着他很可能在接下来的4年继续执政,从而成为日本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

  日本丸红综合商社市场业务部亚洲大洋洲组负责人成玉麟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日本经济会有持续性的微增长。成玉麟认为,日本国内进行税改,将为政府刺激经济提供支撑,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半导体、对外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农产品的出口方面,安倍内阁会继续给予财政鼓励。

  从政策层面看,2018年安倍政府将继续补充和完善“安倍经济学”,为经济增长提供更多动能。在外交领域,安倍政府继续使用“俯瞰地球仪外交”、“价值观外交”等具有浓厚安倍色彩的外交战略。修改宪法也有望正式提上政治日程,这将是明年日本最值得密切关注的政治事件之一。

  此外,日本还将迎来税改之年。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14日下午正式确定了2018年度税制修订大纲,旨在促进劳动方式改革、企业提高员工工资水平,以及支持育儿等。根据这份长达132页的大纲,新税改主要在个人所得税、法人税等方面进行了调整,并增设“森林环境税”和“国际观光旅客税”两个新税种。个人所得税修订旨在对年收入超过850万日元者(1美元约合112.83日元)增税,减少自由职业者的纳税额,以促进劳动方式改革。有22岁以下家庭成员的家庭,以及有需要护理的家庭成员的家庭不在上述增税范围之内。

  就货币政策而言,日本央行将尽力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但受全球多国央行加息的影响,也存在逐步削减购债规模的可能性。日本央行公布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大部分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行之有效,物价上涨动能得以持续。日本中央银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日本经济正在好转,央行向着2%的通胀目标“正在迈出实质步伐”,现行的大规模宽松政策仍将持续。但黑田东彦同时指出,日本通胀水平目前仍然较低,“与日本经济改善程度相比较弱”,因此仍然存在不能如期实现2%通胀目标的风险。

  成玉麟指出,日本央行执行负利率政策,对日本民间银行的收益造成重大影响,民间银行业反对声较大。不过,在黑田东彦担任央行行长期间,日本央行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较小,但之后尚难判断,明年日本央行将对负利率政策进入实质性的判断期。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